精华都市小说 臨淵行 愛下-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閲讀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如果,你自以为是真实的事情,其实只是一场无比漫长的梦境呢?”
少年白泽迟疑一下,鼓足勇气,向一脸不解的莹莹道:“其实你还在幻天之眼的幻象中,刚才我与应龙才破开幻境,寻到阁主,将你唤醒。阁主,莹莹,我们已经定下了围杀神君柳剑南的办法!”
莹莹冷笑:“梧桐,没用的,自从经历了斩道石剑的磨砺,我关于柳剑南的恐惧已经烟消云散。而今莹莹大老爷没有任何弱点,你休想再用柳剑南糊弄我!”
她此言一出,四周幻象顿时消散,只听梧桐声音传来,带着几分羞怒和无奈:“看来人魔也拿大老爷没有办法了,我认输便是。”
莹莹双手叉腰,哈哈大笑:“大老爷跟随剩东奔西走,历练太古与洪荒,见到不知多少伟岸存在,连至人都死在我书本之下!大老爷文治武功,混沌叹服,外乡人伏首,狗剩谄媚,更何况你区区一个小小的人魔……咦,这里有本书,让我看看……”
她正在吹嘘,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本书,连忙捡起来,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道:“莹莹捡到了一本书,她打开第一页,发现她跌入了书中,成为书中书……”
莹莹脸色顿变,急忙丢到那本书,转身便跑,惊叫道:“妖妇害我——”
那本书哗啦啦翻动,咻的一声将她卷住,拖入书中。
莹莹挣扎,数不清的道花飞起,然而根本抗拒不了。
嘭。那本书合拢,莹莹消失不见。
书中,莹莹正在经历一场奇妙的冒险,这里有着各种奇诡的故事,让她宛如进入异域时空。
她与书中的人物结伴,竭尽所能探案解谜,试图寻找到跳出这里的途径。然而随着队友一个个死去,她也从一个谜团跌入另一个谜团,似乎书中的故事无穷无尽。
她的故事,暂且放在一边。
另一边,白雪,荒坟,小寡妇。
苏云看着披着白色麻衣的小寡妇,笑道:“梧桐,我的道心强大,是你不可想象!你就算是最强大的人魔,也不可能动摇我分毫!给我破——”
他大喝一声,性灵浮现,那是伟岸无双的天象性灵,足踏山川,头顶星河,目如日月,一手托起玄铁大钟。
玄铁大钟运转,发出铿锵铿锵的声响。
“当——”
洪亮的钟声响起,那座座荒坟悉数化作青烟,便是坟前小寡妇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庄严肃穆的葬礼。
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宣读一片悼词。
“……雅性好女色。及年长,认贼作父。滔天篡逆,称伪帝。帝征讨,负隅顽抗,累及众生。呜呼,哀帝早孤短折,有大志而德之不建,遂亡。”
苏云瞪大眼睛,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棺椁里,那棺椁还未封棺,自己依旧可以看到外面,却动弹不得。
他也说不出话来,他像是一具冰冷的死尸躺在那里。
梧桐依偎在他的身边边,仿佛也变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尸,但是脸上却露出笑容,显得很是幸福。
“苏郎。随我一起入魔吧。”
死尸梧桐突然直挺挺站起,红裳铺满棺椁,伸出手来,期待的看着躺在棺椁里的苏云。
“哼!”苏云直挺挺躺着,不为所动。
梧桐却强行抓着他的手,拉起同样是死尸的苏云,只见四周葬礼上观礼的仙廷仙神们身躯伟岸,气象万千,却像是凝固在那里,一动不动。
梧桐拉着他走出棺椁,光着脚丫跑了起来,在宾客间穿梭,红裳不住地扑在苏云的脸上。
梧桐回头笑,卷动的红纱时不时掠过少女的脸庞:“一起入魔吧。入魔之后便没有了那些烦恼,没有了所谓的坚持,所谓的守护。没有什么东西,不可牺牲。”
苏云踉跄跟着她,只觉那少女脸庞分外动人,身段分外妖娆,他虽然死了,却像是跌入了温柔乡,跌入了一场旖旎绚烂的梦境,随着她一起沉沦。
“入魔之后,无生老死,你便无敌。”
她停下脚步,双手捧起苏云的脸庞,闭上眼睛,红唇深深的亲吻下去。
超棒的玄幻小說 臨淵行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
两人唇相碰,苏云天旋地转,只觉自己手舞足蹈不断跌落。
等到他坠落到最低层,只觉自己像是坠落在柔软的棉花垛上,身子又自弹起。
他四下看去,看到天地一片猩红,铺满红裳。
他仰头看去,看到高高在上的红裳少女坐在天高之处,红裳像是从天而降的猩红瀑布,将天地包裹。
“不入魔,不知魔的逍遥。不成魔,不知道放弃的快乐。”
高在天上的少女面带悲悯之色,如同最圣洁的女神,款款从天上伸出洁白无瑕的手臂,纤长的手指向他探来。
“随我入魔,我会给你一切那你想要的,让你感受到温暖……”
苏云不由自主牵着她的指头,下一刻发现自己躺在少女的怀中,蜷缩着身体。
梧桐抱着他的头,轻抚呢喃,像是爱人相偎,劝说他继续堕落,放弃道心的坚守。
两人裹着红裳纠缠,坠落。
突然,只听当的一声钟响,漫天红裳消散消失,梧桐怀中的苏云也不见了踪影。
她急忙四下看去,只见巨人苏云手托玄铁大钟,屹立在天地之间,腰间云雾缭绕,身躯和面目,如铜浇筑,刚毅非凡。
巨人行走,天地乱颤。
“梧桐,我所坚持的东西,又怎么舍得放弃呢?”
梧桐抬头,只见一只巨大的脚掌抬起,正向自己踩落。
她急忙抬手遮挡,却见大脚踩下,遮住了一切光线,待到光线涌入眼帘,她发现自己一身红装,凤冠霞帔,坐在一张大床边。
苏云胸戴大红花,满面笑容,正解开她的盖头,笑道:“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有所执念,有所坚持,有所抱负。倘若抛开这一切,还是人吗?”
梧桐正要说话,突然被他扑倒在床上,连忙奋力反抗。
苏云不顾一切压上去,梧桐惊叫一声,睁开眼睛时,却见自己一边在地里插秧,一边还要照顾背上小篓子里的孩子。
那是她与苏云的儿子。
骄阳胜火,稻田里烤得人心烦意乱,儿子又在篓子里哭了起来。
梧桐只觉辛苦异常,但抬头时,便见苏云粗布衣裳卷着裤腿,挑着担子走来。
她直起腰身撑了撑腰,苏云放下担子,招呼她上来吃饭。
她走上前去,苏云为她擦汗,接过儿子,坐在树荫下露出憨厚的笑容。
“梧桐,你不想保护这一切吗?”
苏云道:“帝丰和第六仙界的入侵,会把这一切夺走,将你所爱所钟,化作骷髅。”
梧桐惊骇,只见坐在自己对面的苏云和怀中的儿子,悉数化作枯骨,她的四周燃起熊熊战火,家园被焚毁,伟岸的仙神趟行于火海之中,四处降灾,屠戮。
梧桐站在火海之中,火海变成了她卷动的红裳,她在跳出苏云给她制造的道心幻境。
整个世界,飞速被红裳铺满,化作红裳冲天而起。
若论道心幻境,苏云在她面前只是班门弄斧。
然而就在她跳出去的一刹那,她并未来到现实世界,未曾回到广寒山上。
在她的面前,是一片废墟,不知荒废了多久的废墟,荒草遍地,老树昏鸦,凄凉无比。
梧桐仰起头,看到破碎的星球漂浮在天上,那是元朔,她认得这颗星球。
她向前看去,那里有守墓人居住的庙宇,酒醉的道人昏天暗地跌坐在庙门前昏睡。
她四下打量,看到了苏云的陵墓,又看到莹莹的陵墓。
她移动脚步,看到了其他人的墓葬,鱼青罗,柴初晞,裘水镜,帝心,宋命,郎云……
她行走在这片墓地中,在自己的墓葬前停下脚步。
“只是幻境而已,苏郎还想刷什么花招?”梧桐笑道。
火熱玄幻小說 《臨淵行》-第七百七十六章 廣寒山上,新婚牀頭(求月票)展示
她当即便要破去幻境,却发现这片幻境无法被破去。
梧桐轻咦一声,这时,她听到苏云的陵墓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急忙看去,却见苏云从那座陵墓中出来,肩头还跟着莹莹和一个焦急的褴褛小巨人。
“这里不是幻境,而是我的记忆。”
梧桐身后传来苏云的声音,她急忙回头,只见苏云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边,而另一个苏云正在和莹莹一起探索这片坟地墓冢的秘密。
“第八仙界正在开辟宇宙乾坤的褴褛巨人,带着我前往了未来。这是我在未来所见。”
苏云从她身边走过,跟上记忆中的自己的脚步,梧桐迟疑一下,跟上他。
“师姐,我无法用幻境打动你,无法用感情来劝动你,你的道心,我无法动摇。”
苏云看着另一个自己站在那些陵墓之间,看着墓碑上熟悉的名字,看着当时的自己被莫大的悲怆所击中,所击垮。
这是他最为痛苦的一段回忆,也是他道心中的弱点。
他刚刚来到广寒山,便被梧桐抓住的弱点,进而侵蚀他的道心,就是因为这段记忆!
“在幻境上,我困不住你,我永远也不是你的对手。我只能用我的所见,所闻,来打动师姐。”
苏云声音低沉下来,道:“我把我内心最狼狈,最薄弱的一面,交给师姐。”
梧桐默默无言,看着记忆中的那个苏云虚弱不堪,甚至听到醉酒道人的声音而踉跄逃走,跌入自己的墓穴。
这是强大的苏圣皇,最虚弱的一刻。
苏云将之埋下,未敢轻示与人。
而今,血淋漓的展现给她看。
苏云耳边,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世界崩塌,苏云关于这一段的记忆也在飞速后退。
“师弟,你总是能够打动我,打乱我的道心。”
苏云眼前,皑皑白雪覆盖广寒,桂树下,苏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广寒宫前,在门前而未入。
广寒宫中,梧桐靠在广寒仙子的宝座上,红裳铺地,如玫瑰花瓣散落一地。
那女子一条腿抬起,踩在宝座上,红裳遮不住雪白的肌肤,一只手肘支在腿上,拳头抵着额头,像是能展平自己道心中的犹豫。
“你回去吧。”
梧桐的声音从广寒宫中传来,低声道:“我会全力相助。即日起,广寒便会连接帝廷与空洞新世界。”
苏云道:“不见一面吗?”
梧桐仰起头,却没有看他:“等你入魔之时,再说吧。现在,你已经有了所爱之人,见了徒增烦恼。”
苏云躬身,转过身来,向山下走去。
他回头看去,广寒宫广寒山,在冰雪的堆砌之下,变得愈发晶莹美丽。
突然,莹莹打个哈欠,幽幽醒来,笑道:“这一觉好长。士子,我历经艰险,终于摆脱心魔,跳出来了。咦,咱们为何走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