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371,雪鴞:第五章(4)展示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章杰觉得跟付斐继续说下去,不仅觉得别扭,最主要是他不能从死者最亲近的人身上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唯一能够帮助确认的是,张子妮肚中的孩子,会不会也是不明人士的。
所以章杰起身离开时,不忘嘱咐他,让他随时做好准备,不久会有正式的文件给他,通知他去做亲子鉴定。
付斐朝他投去“随你便”的眼神,然后不情愿地送他到公司门外,路上他们谁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章杰回到警局时,他的属下把张子妮最近电话联系的人的调查记录送了来。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371,雪鴞:第五章(4)展示
章杰原本想从张子妮电话联系的人中寻找嫌疑人,最后发现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最近跟她电话联系过的人,没有一个可疑的人。
看来雪鸮凶手真是神出鬼没,走到那里都不会留下任何跟他有关的实际痕迹,不然的话,五年前发生的第一起雪鸮案就不会成为悬案了。
难道相同的案子到他手里也会成为悬案吗?章杰在心上这样嘀咕。
凶手每次作案的手法和留下的标记都很明显,却让警察不能找到他存在的痕迹,凶手做到这点,说明他作案前,有过周密的计划。勒杀张子妮的凶具麻绳,直接跟凶手接触过,就算经过最缜密的科学检验,都不能从麻绳上找到跟凶手有关的任何东西。可见凶手是有心杀人。
凶手这样处心积虑地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呢?难道是跟女孩们腹中的孩子有关?若是有这样的关联,原因是什么呢?
章杰握紧拳头,在办公室狭小的空地上走来走去,深切地思考着。想到孩子时,张子妮肚中的孩子真的不是付斐的吗?章杰脑海里闪现出这样的疑问。
3
罗菲吃完早餐,坐在餐桌旁,拿着当天的报纸看社会版新闻,顺便等从乌烟瘴气的城区租房住,早上来桃花山庄上班的顾云菲。他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叫刚换的用人林姐,再煎一个鸡蛋给他吃。
林姐年纪不到五十岁,风韵犹存,平时也很注重打扮,对人随和,做事认真仔细,这是挑剔的罗菲换了无数个用人后,找到的最满意的用人。最主要是林姐对主人的隐私,从来不打探。沉默不言地干活儿,对谁都和颜悦色。
罗菲正吃煎鸡蛋的时候,顾云菲气喘吁吁地大步进来了,把一份报纸丢到罗菲面前,“你快看看,又有雪鸮案发生了。一个叫张子妮的女孩被人勒杀了,脸上留有跟前两起雪鸮案受害者相同的雪鸮脚印和三个字‘去死吧’。”
罗菲慢悠悠地吃着煎蛋,说道:“本来我早就吃饱了,因为等你等的又饿了,所以又煎了一个鸡蛋吃,你吃过了吗?”把剩下的半个鸡蛋在顾云菲眼前晃了晃,“如果没有吃的话,剩下的这个半个煎蛋给你吃。”
顾云菲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来,全部塞到嘴巴里,猛地咀嚼了一阵后,说道:“又发生了一起跟雪鸮有关的案子,不过这次凶手把雪鸮的脚印和字迹印在死者脸上,不是死者生前住室的窗子玻璃上。你还有心思悠闲地吃早餐,雪鸮凶手又行动了!”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拖得很长。
罗菲啜饮了一口剩下的咖啡,说道:“第三起雪鸮案的报道,我已经看过了。首先,发生这样的案子,着急的应该是警察,他们不尽快抓到凶手,民众们活在恐慌中,会对警察有很多牢骚的,会使警察们不得安宁。再者,我担心袁芙芙被雪鸮凶手掳走了。现在死的人不是袁芙芙,我心上的石头暂时落下来了。虽然我这样说,对逝者有点不公平,但毕竟袁芙芙是我认识的人,当年我爸爸把我光溜溜地赶出家门时,她虔诚地想救济过我。”
顾云菲闪动着灵动的眸子,吃醋道:“更重要的是,她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罗菲道:“——说点别的。”
顾云菲努了努嘴,一本正经道:“如果全世界的警察都厉害,把他们管辖区域发生的每件案子,都能完美处理好的话,就不会衍生出你们这样的业余侦探。所以你为了使命,也应该对雪鸮案,跟警察一样上心,早日抓到凶手,不让更多的人受雪鸮凶手迫害。最主要是,能够早点找到袁芙芙,如果她的失踪真的跟雪鸮凶手有关的话,我希望依照雪鸮为线索找到她的时候,她会安然无恙。”
顾云菲朝罗菲投去鼓励的眼神……
罗菲接过无数棘手的案子,顾云菲从来没有见他像现在这么低沉,面色发灰,可能是袁芙芙也牵涉到案件中了吧!
罗菲道:“雪鸮凶手选择的谋杀目标,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而且都怀有两个月的胎儿……”
顾云菲抢话道:“而且孩子的来历不明。看来你对第三起雪鸮谋杀案的报道,已经了然于胸了。”
罗菲道:“第三起雪鸮案中受害者张子妮肚中的孩子是否也是不明人士的,警察还没有给出最后的结果。”
顾云菲道:“我预感,警察的医学鉴定出来,受害者肚中的孩子肯定又是不明人士的。”
罗菲道:“把三起雪鸮案中的受害者和袁芙芙的处境对比的话,我心上会情不自禁起疙瘩。”
顾云菲本想安慰几句罗菲,不要为袁芙芙过于担心,但话到嘴边有吞回去了,怕说太多,反而引起罗菲的愁绪,便说道:“不明人士会不会就是雪鸮凶手?如果是凶手的,他为什么要杀掉怀上他孩子的女人呢?这样太没有人性了。”
罗菲道:“若情况真是这样的话,雪鸮凶手让她们怀孕,然后又勒杀了她们,他的动机是什么呢?”
顾云菲道:“这个雪鸮连环杀手,每次杀人都是一尸两命,算是世界最残忍的凶手了,都可以申请吉利斯世界纪录了。”
罗菲道:“可能他就想靠残忍出名,然后留名千古。”
顾运菲道:“我想凶手没有想那么长远吧,他杀人是为了留下千古骂名,想必也就是图一时的痛快。”
罗菲道:“美国有连环凶手,因为杀人残忍和缜密,被警察抓后,还拥有了大批粉丝,甚至有粉丝要到监狱去跟他结婚。说不定雪鸮凶手也想学前辈,用这样的标记,引起大家的主意,等他觉得杀够人后,警察还没有抓住他,他就自首,引得大家的追捧,不然我想象不出,他杀人,为什么要留下那样明显的标记。”
顾云菲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难道你不担心袁芙芙?”
罗菲叹了一口气,说道:“担心的要死,但我这不是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不然我想象不到他杀人后,为什么会留下那样嚣张的标记”然后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为了尽快找到袁芙芙,我要再次去见见付斐。你要不要帮我开车,我的手刚才被咖啡壶烫了一下,有点痛。”
顾云菲走近他,疑惑地问道:“付斐也算是受害者,他的父亲因为一只雪鸮失踪了,他怎么会知道袁芙芙的下落?”
罗菲不乐意道:“你不应该先发出这样的疑问,应该先关心我的手,或者说表现出足够的诚意,马上拉起我受伤的手,亲吻我的伤痕,对我进行安慰。”把受伤的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顾云菲拉起他的右手,拍打了一下他手背发红的地方,说道:“这样可以了吧!快回答我的问题,袁芙芙的失踪跟付斐有什么关系?”
罗菲缩回手,自己亲吻了一下烫伤的伤痕,埋怨道:“——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家伙!”
顾云菲又拉过他烫伤的手,“快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付斐知道袁芙芙的下落?”作出又要拍打他伤痕的样子。
罗菲缩回手,把手藏到背后,妥协道:“我跟负责张子妮案子的刑警通过电话了,张子妮生前有交往过一个男朋友,那个男人叫付菲。”
顾云菲抢话道:“——就是那个委托你找他父亲的付斐吗?”自始没有放下罗菲的手。
罗菲故作嫌弃地收回手,道:“嗯……就是他。之前,我觉得他爸爸失踪,他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现在我觉得他很暧昧。他的爸爸失踪时,他驯养的雪鸮也不见了,现在她的女友被可能是雪鸮凶手杀害了,禁不住让我想入非非。”
顾云菲道:“怎么一个想入非非?”
罗菲道:“他有什么隐情没有说出来。”
顾云菲道:“你认为他是一个暧昧不清的人?”
罗菲道:“不仅仅暧昧不清,还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顾云菲道:“尽管这样,你还是要去琢磨他?”
罗菲道:“目前就他是跟雪鸮案沾点边的人,所以我要再去跟他聊聊。假如袁芙芙真跟我们想象的那样,跟雪鸮案有关,我希望我能从他那里找到一点跟雪鸮案有关的蛛丝马迹。”
顾云菲道:“仅凭他的父亲曾称驯养过雪鸮,就断定他跟雪鸮案有关,是不是太草率了。”
罗菲道:“但你别忘记了,他父亲失踪,仅仅带走了一只雪鸮;更重要的是,这次他的女友被人勒杀,跟雪鸮案有关联。”
顾云菲道:“好吧……你一向有自己的主见,你去吧。不过,你说你特地等我来,等我来做什么呢?你的手背就被烫了指甲大小一块红疤,不影响你开车,你叫我来,应该有别的事。”
罗菲道:“你的办公桌上,我放了你要的嫁妆奖励——智能电饭锅,最近你表现很好,所以给你发福利了。”
顾云菲道:“我给的嫁妆福利清单上,没有智能电饭锅。”
罗菲道:“我的一个朋友在搞这方面的研发,制造了一个很女性化的智能电饭锅,他送了一个我,我不需要,所以送给你了。”
顾云菲吐了一口气道:“好吧……我愿意当你这样的垃圾桶。不过,我想你等我来,不只是要我来当你的垃圾桶。”
罗菲道:“最近总是来纠缠我的马夫人,我不喜欢她太过温柔地对我,她让我今天带着调查她丈夫背着她转移财产的证据,去见律师,你陪她去吧!”
顾云菲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