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新書 起點-第173章 路線之爭看書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地皇三年(公元22年),六月之交,与冀州魏成郡相隔三千里的南郡汉水之畔,“纳言大将军”严尤的大营。
六月正值荆州的雨季,严尤军中将士多是北方人,比如窦融,便是关中人士。
“这鬼天气。”
窦融摸着自己身上总觉湿漉漉的衣裳,好脾气的他都忍不住骂了起来。
按理说小雨下着应该清爽才对,可常常有雨无风,伴随着盛夏高温,整个天地仿佛成了大蒸笼,让人周身滑腻腻的。这些天粮食和器物发霉得很快,偶尔出现几个晴天,士卒们欢喜地将衣裳拿出去晒,结果到了晚上一看非但没干,反而更潮了。
对绿林的攻打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但主帅严尤分析过先前荆州牧的败绩后,觉得对付绿林着重在围,不急于进剿。
“绿林起兵数年以来,江汉数次受其扰乱。云杜周边数县,实已十室九空,加上绿林掳掠了大量人口,盘踞于云杜一县,看似势大,实则多半是老弱,平白多了几万张嘴。”
严尤思路清晰,决不能再让绿林选择他们熟悉的战场了:“倘若吾等予以封锁,使其盐粮两相断绝,这群盗寇内无生产,外无粒米之救济,要么只能困守一隅,束手而散。要么被迫离开盘踞的山林,与我决战!”
南郡、江夏的盐,只要来自西面的巴蜀井盐,以及武陵蛮的石盐,都是通过大江汉水进行运输,严尤不信任当地五均官,直接派兵军管了各处江防,严格控制盐的出入,使得各郡更加匮乏。
粮食亦然,任何胆敢往绿林周边数县运送粮食的行为,都将受到严惩。当地百姓自己都不够吃,不可能接济绿林,至于豪强……在去年绿林屠安陆县,掳妇女后,江夏豪强们便宁可站在官府这边,毕竟严尤、窦融的军队,军纪确实较其他王师稍稍好了点。
几个月下来,绿林确实有些吃不消。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新書 ptt-第173章 路線之爭展示
因为盐的来源被切断,许多人身体浮肿,患上各种疾病,感到力气不足,盐成了极其金贵的东西,甚至为一块粗盐出了人命。
缺盐是钝刀子割肉,那缺粮就是快刀杀人。
绿林的渠帅大多没什么见识,过去几年抢惯了,对种田生产不上心。控制的五万人,一个月要吃五万石粮食才够,随着去年所掠食物耗尽,只能在山林里到处掘块茎摘浆果充饥。
也有渠帅带队跑出来抢掠,但周边几个县连人口都不剩多少,要么被绿林所掳,要么被严尤迁走,已经抄不到粮食了。走远一些去攻击汉水沿线的城市,又会遭到早有准备的严尤当头痛击。
如此消耗之下,很多绿林盗无法忍受,在严尤的宽赦招降攻势下,渐渐有人出来投降,他们也没好下场,直接铐起来,押到后方做苦力到死。只留了几个机敏的封了官职,让他们穿着丝帛吃得饱饱的,继续向绿林攻心。
眼看不可一世的绿林如此狼狈,窦融等副将,以及岑彭、任光等军吏都盛赞严尤:“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将军不愧是天下第一名将。”
严尤纵然稳重,亦被夸得有点飘,大家都觉得,入秋前绿林肯定撑不住了。不过很快,奉命在前线接受投降者的将军主薄任光,发现了一个福祸难料的消息。
一些从绿林里钻出来投降的贼寇,身体虚弱,脚下虚浮,身上臭烘烘的,明明是大热天,却冷得直打哆嗦,过了一天又大呼燥热,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又上吐下泻,到了次日……
直接倒毙!
此情此景,让任光与所有官兵都勃然色变,纷纷退后百步。
“疟寒,是疟寒疾!”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第173章 路線之爭展示
……
疟寒疾,便是疟疾。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在荆楚一带,传说远古颛顼帝有三个儿子,死后都成了传播疾病的疫鬼,其中一个居住在长江汉水一带散播疟疾,南方暑湿,近夏痹热,瘴疠多作,疟疾只是其中一种,但亦是极其凶狠的一种。
一旦流行起来,波及范围极广,持续经年累月,以至于当地常竖立“疟神祠”以拜之。
没有人知道绿林山的疟疾是如何发生的,也许是这湿热的气候成了温床;或许是大渠帅贪多,掳掠了太多人口聚集在一起导致了传播;也可能是缺盐缺粮的情况下,身体太过羸弱。
反正等绿林军渠帅们反应过来时,各山头已有许多人倒下,他们症状不一,有二日一发之疟,有多日一发之疟,有先寒后热之寒疟,有先热后寒之温疟,有热而不寒之瘅疟。反正在缺医少药甚至吃不上饭的情况下,大多数染病者就一个结果:死。
都市言情小說 新書 線上看-第173章 路線之爭閲讀
云杜县与绿林山中,不过短短月余,已成鬼蜮,上万人染了疾病,甚至有几位好吃好喝的渠帅也不行了,象他们这样的人物尚且免不了疟疾的折磨,也就无怪乎普通的绿林兵,更将疟疾视为如虎般吃人的酷虐。
一时间云杜、绿林尸骸随处可见,蚊蝇漫天,更加剧了疫病散播。
有人跪在疟神祠前哭泣朝拜,有人拖着病体希望逃出绿林山,但外面的官军也染了疾,早就撤回江汉了,相比于瘟神,绿林军算个啥?
而绿林山中,几位幸存的渠帅也为绿林军的未来吵开了。
“再这样下去,就是坐以待毙!”
暴脾气的南阳人马武是力主撤走的人:“吾等谁没经历过几场瘟疫?应该都知道,一旦染上,几乎无药可救,要么硬扛过去,要么就往地上一躺,等死!”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新書討論-第173章 路線之爭相伴
“没粮没盐就不说了,绿林已经成了一个大瘟房,我觉得这周围皆是疫瘴,呼吸之间都要染上,得逃出去才行。”
抛弃染病者,让还有机会活的人赶紧走,这一点很快就达成了共识,唯独两位大渠帅之一,和新朝太师同名的王匡弱弱问了一句:“青壮可以走,但那些没染病的老弱怎么办?”
众渠帅面面相觑,没人关心这个,但他们都信誓旦旦地说道:“等疫病结束,等抢到了粮食和盐,吾等会来救他们。”
逃出去是没问题,但往哪里逃,却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应该南下。”
大渠帅王匡有自己的主意,提议道:“去年偏师便沿着汉水,打下了竟陵县,应当将这条路再走一遍,去云梦泽里暂避,等大疫过去后,便可将老弱就近接过去。”
王匡虽然是绿林首举义气的大头领,可他毕竟只是一个渔父,见识有限,眼睛只盯着南郡江夏,这里是他的老家,即便发生了大疫,也不舍得抛弃。
而且南郡、江夏的豪强武装势力较弱,依然是官府力量薄弱地区,就钻云梦泽里,笼络小股盗贼,他们很快就能恢复势力,继续过抢掠的生活。
但作为外郡人,王常、马武却有自己的想法。
“应该北上!”
颍川人王常提议道:“翻过绿林山,就是南阳,随县、蔡阳,都是富庶之地,到了那儿,便能打开另一片天地!”
王常字颜卿,本是小地主,因为弟弟报仇杀了人,才亡命于绿林。他不甘心一辈子做盗贼,遂有此说。
保守的渠帅们表示反对,他们对南阳不熟悉,而且那边豪强势力强大,那些坚固的坞堡防备堪比县城,轻易打不下来啊。
曾经去南阳溜了一圈,袭击过第五伦使团的马武却道:“舂陵大侠刘伯升,曾识破了我绿林渠帅身份而依然设宴招待,又时常遣族人往来绿林赠送盐、布,吾等大可北出,联络他一起举事!”
这是路线之争啊,双方争执不下,最后甚至到了拔剑的程度,最后还是另一位最早起兵的大渠帅王凤站出来做和事老。
“既然都有好处和缘由,何不将部众一分为二,既南下,又北上?”
这确实是一个办法,分两头跑,还能让那该死的纳言大将军严尤不知道该追哪边。
于是大家就这样欢天喜地地一拍两散:王凤带队出新市,前往南阳的门户随县。
而王匡也率众出云杜,直插竟陵。
唯独不太高兴就是王常,在分部众时,一心想要北上干大事的他,却被大渠帅要求,加入南下的队伍。
“颜卿渠帅去年打下了竟陵,对那边熟悉,南下少不了你。”
王常掌握的部众不多,又在疫病里死了大半,话语权哪能跟大渠帅们比,只能委屈地应诺。
六月下旬,绿林军青壮之兵离开了大本营,开始为了求一条活路,分两支向外突围。
往北的绿林军万余人从新市出发,故称之为新市兵。
往南的万余人直欲顺江而下,故称之为下江兵。
两军分道扬镳之际,率领下江兵的大渠帅王匡回首他举事战斗过数年的地方,依依不舍。僵卧难以动作的疟疾病人被抛弃,那些走不动路的老弱妇孺也只能遥望他们,不知往后该怎么办。
王匡只暗暗发誓:“吾等一定会回来的!”
而新市兵那边,终于能带人打回南阳老家的马武却十分欢欣,对他背后的绿林山,连头都没回一下,心里更是喜滋滋的。
“终于,不用再回来了!”
……
亦是六月底时,冀州魏成郡倒是没有遭到瘟神袭扰,第五伦与马援、耿纯等人紧张筹划着对武安李氏的进攻。
两千流民兵由马援指挥,耿弇则带着他自己练了两个多月的五百士卒,是进攻武始县的主力。
第五伦则从黎阳调了五百人回来亲自指挥。
连同临时征召的魏地壮丁一千,作为运送粮秣的辅兵,随第五公入驻邺城以北五十里的梁期县。
精彩都市小說 新書 七月新番-第173章 路線之爭分享
一来保证前军的粮秣,二来迫近赵地,以防李家的盟友赵刘的各位前朝余孽,不顾王师在关东而毅然造反。
三来嘛……身为大帅,离前军有点距离,省得第五伦自己手痒非要插手具体指挥,玩出微操来。
而就在三军出发前,马援和第五伦,还从郡府中得知了两桩大喜讯。
马援听说的是:他女儿怀孕了!
第五伦得知的是:妻子有喜了!
……
PS:三年,大疾疫,死者且半,(绿林)乃各分散引去。——《后汉书.刘玄传》
第二章在18:00。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